详情

【夹江文史】泽润生民的毗卢堰

畅谈夹江 5727阅读
小编——小李
小编——小李Lv.12楼主+关注
01-17 00:19



明末清初,四川战乱不断,政权几经更迭,人口剧减,“弥望千里,绝无人烟”。到了顺治十五年,清人最终平定四川时,全省仅剩8万(一说50万)人口。其间夹江也饱受战争创伤,仅就《县志》嘉庆版了解到的,从崇祯末年(1644年)到康熙元年(1662年),近二十年间除了曹椿任过两年南明的知县外,夹江一直处于无政府状态,“四野萧条,烟户鲜少”,而县衙及城垣也毁于崇祯末年,直到康熙三年才由清朝第二任知县刘际亨修复。
庆幸的是,发生在夹江境内的战乱并不太多,相较成都平原的反复绞杀,也不算惨烈。顺治元年(1644年),张献忠在成都称帝,建国号“大西”,改元“大顺”,夹江在“大西”治下,直到清顺治三年(1646年),张战死西充。随之南明收复夹江,任曹椿为知县。顺治五年(1648年),清军攻占夹江。此后,清军、南明军、张献忠余部的拉锯战便主要在川东进行。
因此,以农耕为主业的夹江先民,依然艰难地过着农耕生活。顺治年间,为了避免土地荒置,同时也为了增加赋税,清廷采取了一系列优惠经济措施,以增加战乱地区人口。顺治六年(1649年)朝廷颁布《垦荒令》,顺治十四年(1657年)户部颁布《垦荒劝惩则例》,明文规定奖励垦荒有功者,并把垦荒的多少与户口的增减作为对地方官的考核依据,一些大胆的外省人,便入川“淘金”,1648年后相对稳定的夹江,人口也有所增长。
康熙元年(1662年),陕西三原人王仕魁出任夹江清朝首任知县。据《县志》嘉庆版载,曹椿“奉永明王命来宰夹江……尝于邑北大明寺考录儒童……时县署毁于贼,故于此试士。”又载,清朝夹江第二任知县刘际亨“康熙三年任邑令。时承平之初,修城垣衙舍”。可知县署是毁于张献忠攻陷夹江战役,当在1644年,康熙三年是1664年。

所以,王仕魁上任伊始面对“城郭宫室,焚毁殆尽”,不是关心修复已毁二十年的衙门、城墙,而是将精力用在发展夹江日渐凋敝的农业生产上。他通过考察,意识到要发展夹江农业,首要是解决云乾大坝的灌溉问题,虽然前人利用“青衣江支流原筑有市街、八小二堰,以灌东南田亩”,但因“田多水少,不敷灌注”。于是,由他主持,乡贤江滨玉督工,在龙吼滩上方,现芦苇林农家乐处,“支江分流,之首竹笼贮石,截入江心百余丈,拥江水入支流,市街、八小二堰,始畅行足用”。此前,云乾坝区,虽有青衣江岔河流经,但河床低坝高,基本是靠天吃饭,毗卢堰修建后,夹江有了史上第一批自流灌溉田亩,面积达5000余亩。“后人以其近毗卢寺,因名毗卢堰”。毗卢寺乃我县名刹,原址在今夹中校内。
毗卢堰竣工后,王县令为了表彰江滨玉等督工的业绩,在千佛岩壁为他们留下了“山高水长”、“泽润生民”两刊题刻。其实,王仕魁对夹江人民而言,其功绩何尝不是“山高水长”、“泽润生民”呢?
毗卢堰的灌溉功能自不必多说,云乾大坝上万亩土地,从此变成旱涝保收、开缺放水的良田。其他功能也庚即显现。
一是城防功能。毗卢堰由于“畅行足用”在今新桥分水后,一支经县城西门、再南门汇入市街堰;另一支南下后,在近西门处转向北门,再流经东门,汇入八小堰,更绝的是在流经东门处,又分出一支,转向南门顺迎恩桥而下,这样夹江县城就四面环水,形成夹江县城的护城河。
二是城市生活用水和排涝功能。随着水位提高,城内各处井水用水充足,源头活水清冽,居民尽享洗涤之便;城外沟渠交错,旱不缺水,涝可泄洪。就我所知,原老城区内,曾有聪明的夹江先民留下的几口大水塘,诸如“彭大塘”、“李塘”、“庵子塘”都有连接城外干渠的出水口,平时既是小雨水囤积处,又是消防蓄水处,水涝时先抵挡一阵,满则由出水口溢出。
三是运输功能。毗卢堰建成后,为县城提供了一条畅通青衣江的水道,当年的南门便是有名的水码头。近些年南门河畔开发时,发现过清朝窑瓷片,还有大量锈蚀的古钱币,可见当时南门码头之繁荣。
四是为云乾大坝农民提供了水动力功能。农民们在水量充沛的市街堰和八小堰上,修建了众多水碾,无须费力远行,就能吃上可口的水碾米。如今主渠道上还能看到一些水碾房遗迹。
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特别是1695年康熙下了《招民填川诏》的诏书,下令从湖南、湖北、广东等地大举向四川移民后,诏书明文规定移民垦荒地亩,五年起才征税,而且新生人口,永不加赋。于是移民纷纷举家迁往四川,此即人们熟知的“湖广填四川”。

夹江人口逐年增长,云乾大坝也逐年得到开发。再加之堰首取水口河床渐渐下切,于是,原来的毗卢堰也渐渐满足不了灌溉需要,市街八小二堰争水官司不断,械斗事件时有发生。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两堰争水告状到嘉定府,知府雷钟德会同夹江县令申辚,亲自到现场查勘后作出决定:进一步疏浚渠道,并在今新桥至夹江中学以上,于沟的中心用块石砌一长条形堤埂,将沟分剖为二,以平分水量,从此停止了争水纠纷。八小堰即与主干渠更名为龙头堰,市街堰更名为永丰堰。那条分水堤埂,于1954年撤除。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就读夹中,常到校门外的龙头堰游泳,堰面宽二十余米,水深没顶,中央水下有一埂子,站在上面,水只没肚脐,可供泳者小憩,那就是当年分水堤埂遗址。
时间来到1930年,渠首引水口因河床继续下切,引水困难,时任夹江县长是刘文辉24军军需官胡疆容,主持按灌区田亩出资,凑资4万余元(银元),将进水口由芦苇林处改到上游迎江乡石骨坡处,新开渠道3000多米,因渠道需流经千佛岩石窟造像群,为避免破坏文物,干渠依山而建,穿山凿石、打通隧道总长400多米,并在聚贤街外围河筑堤650米。经过扩建,堰头水位提高约7米,进水量增加,达7.5个流量,使龙头堰成为一条水量充沛、灌溉及时的大堰,灌区面积近四万余亩,惠及原来靠天吃饭的乾江一带,乾江因此易“乾”为“甘”,原来的辛仙、汉川也分别更名为“甘霖”和“甘露”,得天独厚的“三甘”,从此成为夹江旱涝保收的米粮仓。

为了褒奖胡疆容的德政,人们在正对龙脑石的岩上,刻了“胡公堰”三个大字。又因堰穿山而过,老百姓又称为“穿山堰”。由于1933年刘文辉兵败,退守雅安,“穿山堰”的名头,在民间反而比“胡公堰”响亮,直到现在,老百姓依然叫此堰为穿山堰。
1967年,在“破四旧,立四新”的运动中,“胡公堰”被易名为“东风堰”,此名在官方文本一直沿用至今。
1969年汛后,青衣江河床变化更大,江心岛丁字村西侧河道成了青衣江主河道,致使靠东河道取水的东风堰进水严重不足,每年要在堰头打马杈和竹笼,截水入堰,保灌区栽插。

1973年,眼见青衣江河床变化加快,东风堰有枯竭的危险,夹江县农水局请地区水电局工程技术人员到现场看了河床变化及进水困难情况,并上报地区水电局列入基建计划,将取水口再度上移。此工程1973年10月动工,1975年春完成,历时一年半,投入资金六十多万。取水口由石骨坡移到迎江群星村五里渡,往上游延伸5.57公里,其中劈山开渠1公里、围河筑堤500米,新开深3~6米,底宽8米的渠道4公里,渠系建筑物有进水闸、防洪节制闸各1座、泄水闸2座,流量在原有基础上增大2.94倍,达22个流量。灌区也随之拓展,仅原甘露乡,就新增灌溉面积4700多亩。

充分利用水力资源,渠上先后建起了石骨坡电站、小千佛电站(纸博馆处)、新桥电站、竹庐电站、杨公堰电站、甘江电站等五座小型电站。其中修于大跃进时期的甘江电站,因地处灌区尾部,水量严重不足,又因是利用与“双合堰”落差,最后注入甘江河,影响到甘江镇下方的席湾、盘渡等村的灌溉,建成不久即改变功能,成了磨面房和打米机房;杨公堰电站也是大跃进的产物,仅7天就建成,安装3千瓦时发电机和3号打米机各1台,白天打米,晚上发电照明,乐山专区小水电现场会还在此处召开过,该处发电功能只延续到六十年代初。

修于1957年的竹庐电站,是我县第一座水电站,则因在新桥处阻断市街堰,再利用八小堰与市街堰落差而建,虽发电后还水市街堰,仍造成两渠水资源失衡,在县上有了其他电力资源后,于1969年废置。现在尚在运转的三座电站,总装机容量3520千瓦时。
2008年五里渡千佛岩电站建成,渠首进水口进入电站库区无坝引水,引水流量每秒50立方,干渠长12公里,灌区覆盖迎江、漹城、黄土、甘霖和甘江5个镇51个村,农业灌溉面积达7万余亩。
从毗卢堰到龙头堰、到胡公堰、再到东风堰,迄今凡353年。悠悠渠水泽润生民,哺育夹江农业发展,其取水口的不断上移,实录了从清朝到民国再到共和国的一场关注民生的伟大接力,夹江的史册浓笔重彩留下了他们的名字,他们的功业山高水长。
东风堰历史悠久,底蕴深厚,集灌溉、城防、排涝、运输、生活、动力诸多功能于一体,更难得的是,宁可费工费时也要避开对文物古迹的伤害,让淙淙渠水从唐宋佛像龛下隐身而过,渠与佛包容共存。

所以,东风堰在乐山虽然只是第二大水利灌溉工程(1957年10月开工的,从石面渡引水的跃进渠,途经夹江、峨眉、市中心百村13乡,干渠全长58.8公里,灌溉面积10.5万亩),却于2014年9月16日在韩国光州举行的第22届国际灌溉排水大会上,被列入首批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并授牌,成为中国获此殊荣的4个遗产项目之一,也是目前四川唯一世界灌溉工程遗产。至此乐山市就有了三大世界遗产,峨眉的山、乐山的佛、夹江的水。


来源:若漹文苑作者:吴克克

喜欢此帖就给TA打赏~

感谢您的赏脸阅读

3
5
10
15
20

打赏后这些钱都会交给作者

您的城市币余额不足

妲己再美终是妃 、瞎闹腾i 、默默的承受、 、独守空城、运锦、笑叹★尘世美 、漫长の人生 、婚姻终结者 、惠寒、珍雪、芝格15人赞过

可能感兴趣

没有任何回帖,回复抢沙发~
15
城市通